点击关闭

地球河流-报告也质疑了当前的采沙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深泽新闻

  • 时间:

反暴力救香港

另外,則是治理和教育,需要建立起國際或多邊的政策框架,規範並控制沙子的採挖,UNEP和WTO也應拿出一份全球性的采沙指南,例如指出在哪裡采沙是或不是可持續的。而政府、科學家和工業界則有義務宣傳有關采沙問題的訊息。

例如,聯合國的商貿數據庫僅根據質量和成分,將沙子和礫石的進出口量分成一兩種類別。其中沒有區分沙子的來源是有自然補充的主動來源,例如河流和三角洲;還是無補充的被動來源,例如地質沉積層。

可持續性至關重要在系統建立和規則制定的過程中,《自然》文章給出幾點建議,其中最重要的是:尋找並確證可持續性的沙子來源。

最新研究認為,這個用量比自然再生率要高。因此,只要到本世紀中葉,需求就可能會超過供給。

需求可能很快超過供給很多人不相信沙子會短缺。因為眾所周知,沙漠佔到了地球上陸地表面積的20%。然而可惜的是,沙漠里的沙子太過光滑以致無法使用。適合工業用的有稜角的沙子,絕大多數都來源於河流——其僅佔地球面積不到1%。

但可怕的是,幾乎沒有任何人知道現在地球還有多少沙子,又有多少還能被挖掘。

再次,是減少需求。這就需要制定行業標準,把控材料質量並強制執行。

新系統要包括合法和非法的採挖。他們需要將這個問題的規模,一五一十地展現在公眾、學界和政府面前。此外,各地必須訂立用沙限額和法案,以鼓勵合理的使用。

亟待建立監管和統計系統所有這些問題,在WWF和UNEP的報告中都有所強調,報告也質疑了當前的采沙是否具有可持續性。報告認為,問題出現的根源,在於缺乏足夠的數據和政策來引導人們以合理的速度消耗和採挖沙子。

最後,是監測問題。一個全球性的數據收集和分享項目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所有的執行方案,都要依賴定量統計采沙地點、規模,以及全球河沙的自然波動。

而另一方面,國際沙子貿易數據庫則過於簡陋,也導致無法判斷可持續性。《自然》文章稱,大多數沙子貿易未記錄在案。如2006年到2016年之間,新加坡報告從柬埔寨進口了8千萬噸沙子,但柬埔寨確認的出口量只有不到4%。

近期英國《自然》雜誌發表的評論稱,目前沙子和礫石的採掘速度,已經超過了其自然恢復的速度。導致這種不可持續採挖的原因是失察。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聯合國環境署(UNEP)的報告,已經「在沙子里踏下了一個重重的腳印」,接下來,行動和法規必須跟上。

在這一點上,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計劃2021年發射的「地表水與海洋地形」任務,將可以監測寬度超過100米的大河的流量,覆蓋規模遠超以往;而歐盟的「原材料與哥白尼地球」觀測任務,也會使用太空成像技術來協助管理。

其次是可替代性方案,地方和國家政府以及相關規劃部門應當鼓勵使用沙子的替代品,例如碎石、工業礦渣、回收塑料等等。同時,基材料也應當儘可能地回收利用。

警惕!地球快沒沙子了我們居住的大樓、喝水用的杯子、工作用的電腦,難道有什麼共同之處嗎?答案是有的,那就是沙子。這是我們在現代生活中隨處可見的一種關鍵性原料。

一直以來,人們對全球采沙量的估計並不可靠——顯然是過低了。截至2019年初,研究人員搜索了443篇關於采沙的論文,其中只有38篇定量地描述了采沙量,長期性、全流域的沉積層監控項目也很少。

例如,格陵蘭因冰蓋減退而補充到海岸線上的沙子。聯合國需要訂立類似於可持續性森林管理的計劃。還要尋找不會影響河流的新被動沙源,從而減少對生態的影響。

現在一組研究人員正在呼籲,UNEP和世界貿易組織(WTO)有必要建立並監管一個全球性的沙子監控系統。而科學界則應該構建一套可以統計河流中沙子的生成量和採挖量的系統。

目前沙子和礫石已經是採掘量最大的一類原料,甚至比化石燃料更多。需求大幅增加的原因是城市化和全球人口增長。全世界每年大約會使用320億噸至500億噸沙子,主要用來製造水泥、玻璃和電子產品。

當然,從技術上講,想要定量評估沙子如何移動或是沿河流如何沉積也是很困難的;而且很多大河會流經多個國家,使得統計更加不容易。

今日关键词:阿根廷大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