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高退出-长高集团并不是第一家表示退出新能源汽车的上市公司

王思聪晒高档日料

長高集團並不是第一家表示退出新能源汽車的上市公司。《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新能源汽車補貼力度下降的大環境下,已有其他上市公司採取了退出行動。

12月26日晚間公告顯示,長高集團將所持湖南長高耀頂新能源汽車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高耀頂)60%股權和長沙耀頂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沙耀頂)40%股權,按照原投資價格即1800萬元和800萬元進行轉讓。

長高耀頂、長沙耀頂均設立於2017年,系長高集團與時空電動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時空股份)進行戰略合作的平台。此次交易的受讓方也為時空股份旗下子公司,長高集團按照原投資價格進行轉讓。

兩家公司均處於虧損狀態資料顯示,長高耀頂主要通過採購、租賃新能源汽車對接高頻出行的網約車及的士運營服務,長高集團出資1800萬元持股60%;長沙耀頂主要從事湖南省範圍內電動汽車的充換電網絡的建設和運營,長高集團出資800萬元持股40%。

今年6月份,三五互聯(300051,SZ)擬出售控股子公司廈門三五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五新能源)51.64%股權。公司表示,三五新能源目前尚處於持續投入期,通過本次交易公司將退出新能源汽車相關資金密集型產業,減少公司對外投資事項。

今年12月初,江特電機(002176,SZ)宣布擬出售全資子公司江蘇九龍汽車製造有限公司100%股權。江特電機表示,出售資產是基於公司未來產業發展規劃及新能源汽車發展情況而做出的,公司擬聚焦電機和鋰鹽及其上游產業,退出汽車產業。九龍汽車近一年及一期出現經營性虧損,預計未來幾年業績較難好轉。

在轉讓長高耀頂、長沙耀頂股權之前,長高新能源的股權已先行變更。啟信寶數據顯示,今年11月7日,時空股份退出長高新能源股東行列,長高集團持股比例變為100%。

雖然長高新能源的持股比例有所增加,不過2019年上半年財務數據顯示,長高新能源營業收入僅有5.75萬元、凈利潤虧損10萬元。

切入新能源汽車領域4年後,長高集團(002452,SZ)終決定逐步退出。

多個場合曾提及退出長高集團表示,本次轉讓長高耀頂和長沙耀頂股權,逐步退出新能源汽車行業,是公司聚焦電力能源主業,有助於「有進有退」戰略的實施。

從財務數據來看,目前兩家公司均處於虧損之中。長高耀頂2018年凈利潤為483.6萬元,但2019年盈轉虧,今年前三季度虧損366.4萬元;長沙耀頂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分別虧損559.7萬元、虧損282.4萬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長高集團切入新能源汽車領域,就是從與時空股份合作開始的。早在2015年1月,長高集團就與浙江時空電動汽車有限公司(時空股份前身)共同出資5000萬元,設立湖南長高新能源汽車運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高新能源),主要從事汽車租賃、新能源汽車充電樁的研發和建設等業務。

長高集團也逐漸萌生退意,在多個場合表達了退出新能源汽車的想法。2019年10月份,長高集團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顯示,長高集團於2015年底涉足新能源汽車行業,但目前公司準備退出,主要原因是公司聚焦主業,而新能源汽車行業需要較大的投入,因此計劃逐步、適時地退出新能源汽車方面的業務。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自2015年以來,長高集團加大新能源汽車各個環節的布局,從電動汽車專用部件生產、服務開始,延伸到充電樁、網約車運營等業務,但近年來新能源汽車業務盈利能力下降,長高集團早已萌生退意。

2019年11月,長高集團調研活動信息顯示,公司未來將逐步退出與電力能源不相關的行業,包括新能源汽車、新材料、房地產等,公司正與合作方進行有效溝通保證退出工作的順利進行。

事實上,長高集團旗下新能源汽車業務2019年均出現萎靡不振的情況。除上述三家子公司外,主要從事電動汽車高壓配電總成業務的杭州伯高車輛電氣工程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凈利潤也虧損193.7萬元。

今日关键词:艺术家杜雨露去世